金陵女子学院全国英语专业四八级考试百分之百通过率的奥秘

发布时间:2009-12-01 09:13:44 文章来源:金女院 浏览次数:

 
              金陵晚报2009年10月13日《大学生周刊》
考研还是就业,是所有大学生绕不过去的话题。每年10月,大四生们就开始为此忙碌了,从本期开始,UNEWS将陆续推出相关专题报道,为U粉们提供参考。
  在2009年全国英语专业四、八级考试中,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取得100%的通过率,成绩傲人。最近十余年来全国高校英语专业八级考试通过率始终在低位徘徊,全国高校的平均通过率在45%左右。
  百分之百通过率的奥秘是什么呢?导师制、课堂教学改革、高频率参赛……成功的秘诀来自于日复一日的努力!金陵女子学院院长钱焕琦教授说。
  UNEWS校园编辑部特别邀请了金陵女子学院实用英语系的优秀毕业生讲自己学习、求职的故事,分享他们的经验,也欢迎各校相关专业与UNEWS联系,展示各自的看家本领。
你喜欢诗歌吗?
□UNEWS特约撰稿 朱明霓 

  
                      
   接新生的都是学姐
  还记得2001年接到录取通知书时的惊讶。当时填报志愿的时候只以为英语系自然就是南师大外院,哪晓得,通知书上赫然的几个大字“金陵女子学院”!
  女院,这不是上个世纪的事情吗?都21世纪了,还有男女分开教育的地方?老实说,从那时起到刚入学,心里别提有多别扭了。总觉得,自己像进入了一个异类地区,硬生生地把男女隔开了。
  其他院系接新生的都是男生,金女院接新生的都是学姐。都是小姑娘家家,都不忍心让她们搬行李。但是,学姐的热情和耐心却让刚离开家乡的我完全没有了陌生和紧张。
  学姐给我们讲起女院的时候,无论是表情还是声音都透着无比的热爱和自豪。当时的我,不由地,对这个即将学习四年的地方有了那么一丝好奇和好感。
                     
 怀念老师“执著”地提问
  上大学第一堂课,综合英语的时候,我们已经默契地给任课的秦海花老师取了一个可爱的昵称“小花花”。这个昵称,主要概括了秦老师温柔甜美的两大特点。
  她虽然温柔,但绝不放水忽悠人。她仔细而严格,每回的作业,都有她细心批改的痕迹,红红的一片:大到结构,小到拼写,有对优美词句的赞扬,也有对低级错误严厉的批评,甚至还有她自己的个人感受和亲身经历的小故事。
  我们的系主任罗志强老师。他是金女院为数不多的男老师之一。个头不高,戴眼镜,头发自来卷。 
  罗老师上课很陶醉很放松,常常出其不意地提问,一堂课下来,往往是身心疲惫。
  一次,某篇文章的某段话,罗老师问我们作何解。他几乎叫遍了所有人来回答,但是似乎都没有答到点子上,不甚满意。
  他重复了一遍问题,猛地一转身站定,我们立刻目光汇聚,以为他要公布答案,哪知,他并不作答,又将问题扔给我们,作为课后习题。
  就是他这样的“执著”提问,无形之中逼着我们去思考。“吃现成”的习惯,在罗老师的课堂里,被彻底颠覆了。
  学生时代,觉得罗老师太push,没有“人情味儿”,但是离开了学校,却开始怀念这种有人在后面推你一把的感觉。
                
   面试时,和老板聊《魔戒》
  第一次在公司实习的面试,让我印象比较深。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当时,我们聊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的英美文学。
  那是11月份,上海迎来了第一次冷空气,那天还下着大雨。我到的时候,公司的采购总监William正在开会。我在小玻璃房外面等了一会儿,正好看到了会议的情况。那个总监就是面试我的老板,他要找一个助理。他是很美式的风格,人很有激情,开会的时候很轻松。这让我从开始的紧张有那么一丝释怀。
  之后就是我人生的第一个面试。本来以为他会问我一些公司的事情,或者跟采购相关的东西。我还一直很紧张,因为懵懂的我,其实对采购一窍不通。不过他看了一会儿我的简历,放下那张纸,突然问,你喜欢诗歌吗?
  我一愣,用英语说,我很喜欢Robert Frost的一首诗,The Road Not Taken。Bla,bla,bla然后开始讲述从外教Iris那里了解到的Frost和那首诗,关于人生的选择。
  他不动声色,点了点头。他又问,你现在开始写论文了吧,你的题目是什么?“关于《魔戒》翻译方面的。”我小声说,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
  话音刚落,他突然很兴奋。哦?你喜欢《魔戒》?你知道,托尔金可是奇幻文学之父啊,bla,bla,bla,然后他自我陶醉地开始讲述他自己的大学生活。一晃已经2个小时了。他很满意地表示,下周一,我可以来正式上班了。
  第一天工作,老板出差了,但是办公室的同事都跑来打招呼。他们都说,William一直很挑剔,不过你面试完,他就跑来说,我的新助理英语很棒!
                  
 经理加试了会议稿
  入职汇丰银行的面试也值得一提。首先被关在小房间里做英语能力测试,估计就跟四六级差不多吧。对于经历过Tem4&8洗礼过的英语专业学生来说,这个还是小菜一碟的。答题的时候,兴奋得有点手发抖。
  经历了人事面试,部门经理面试之后,在家等待结果,谁料,部门经理又发来一篇会议稿作为面试的另一部分要我完成。
  这么正式的文体,我其实是第一次做,不免有点紧张。但是有在金女院打下的基础,咱有啥可怕的。
  那次的翻译篇幅虽不长,但是我做得比较慢,字句都很斟酌。大家知道,文体不同,遣词造句是有所区别的。这一点王海波老师在他的翻译课上给我们反复指导过。因为有很多正式的语句和金融专业词汇,我也花了不少时间查资料。最后,很忐忑地把邮件发给了经理。
  等待的日子,充满度日如年的焦急。很想知道结果,又很怕知道结果。突然刷邮箱的时候刷出经理的回复,犹豫不敢看。“Dear X, your efforts are well received. Our HR will send you official inform you…”Oh yes!不用看了,还用看么,他很满意我的表现和我的翻译!那个高兴劲,语言难以形容啊。
别把英语当作工具去学
  □罗志强(金陵女子学院英语系主任、副教授) 
  
  我经常在理发店里看到各种各样的发型师。有的发型师腰间、口袋里插满各种理发工具,有的只有几把剪刀,一把梳子。
  最后评价发型师的,不是看他有多少工具,而是他的理发手艺。
  英语的学习也是一样。很多学生都认为英语就是工具,是找工作的敲门砖。可真正使你在社会上拥有一席之地的并不是你的工具而是你运用工具的手艺。证书再多,只会考试,不会说英语,不会用英语,早晚都得现出原形。
  若干年前,懂英语的没几个人,一个四六级证书就羡煞旁人了,根本也没有人来考证你的英语能力,工作几年也遇不上个见老外用英语的机会,想要瞒天过海,自然容易。现在,英语铺天盖地而来,大街上随便拉个人都能说几句英语,找个人考核你的英语能力易如反掌。敲门砖再多,真本事没有,最后只能给别人留个炫耀浮夸的印象。
  因此要学好英语,把英语当工具是不行的,至少是不够的。就算英语是工具,也不是找工作的工具,而是一种重要的获取知识和进行沟通的工具……
  >>> 
 
女子学院的男毕业生
  □Unews特约撰稿 郑方源 
  
                 
  我被女子学院录取了!
  由于高考失利,我只被无锡一所大专院校的商务英语专业录取。在逆境中,我学得更加刻苦。终于,在2004年春天以全省英语类考生总分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专转本考试考入南京师范大学。
  拿到录取通知书时,我傻眼了。录取我的院系竟是金陵女子学院!
  我当时的反应是,可能搞错了,但是也不错,与美女同学一场,一定能够给我源源不断的学习动力。
  开学报到的第一天,场面相当“壮观”。我们6个男生被“花团”簇拥着走进了46人的教室。当时,我确信我考取的是金女院。
  女校的男生?说实话,亲临现场以后,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这个新的身份。
  入学不久,我就被金女院英语系老师独特的个性和灵活的教学方式折服了。以前习惯自学的我开始在课堂上听得津津有味。
                    
老师带我去拍花儿
  在作课堂报告的过程中,我越发感觉到自己语言的枯燥和词汇的贫乏。于是,我努力在课后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每天做半个小时听写,主要是在网上收听美国ABC和CBS的访谈类节目;每两天选取《纽约时报》的部分文章精读;每周看三部英语电影,尽量不看字幕;坚持每周去鼓楼广场的英语角和南京地区的英语爱好者们“侃大山”。
  这样的魔鬼式训练让我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突飞猛进,系里领导和老师不断鼓励我,让我觉得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终于我在一次系里的英语演讲选拔赛上脱颖而出成为选送“CCTV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的“一号种子选手”。很幸运的是,指导老师恰恰是我最喜欢的杨玲。
  我的第一个“CCTV杯”定题演讲的题目要求论述统一性与多样性(unity vs. diversity)的关系。一开始,我以为杨老师会叫我去办公室讨论如何构思这篇发言稿。没想到,她竟然带我出去拍照。
  正逢春天,校园里百花齐放,我们扛着相机走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拍摄了很多花卉图片。杨老师说:“你回去以后可以从这些照片中寻找写作的灵感。”
  我彻底蒙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一个念头在我脑中闪过——当我拍摄一排靓丽的花朵时我都会留意到其中特别突出的一朵花,再单独拍一张特写。这不正是统一性和多样性的关系吗?一个群体的美是无数个体美的融合。没有多样性也就不存在统一性。那一瞬间,演讲稿的主题思想诞生了。
                      
不到5秒钟的表扬
  每次去北京比赛回来,我都会乖乖地去系主任罗志强老师办公室,接受“训斥”。一次,罗老师只用了一句话表扬我,耗时不到5秒钟。
  具体说了什么话我也忘了。我只觉得紧接着的“训斥”倒是对我更有意义。他会播放我在比赛中的录像,让我自己挑毛病。我看着自己有时会看不下去。自己在台上根本不会注意的口误,竟在录像中一览无遗。最大的问题是,有很多好的观点只是一句话一带而过,没有展开论述。整个演讲充满了概念,没有实质的说明。 
  罗老师的一句话,让我受益终身:“点子不在说得多,而在于要说得让人心服口服。在演讲中我们说每一句话都要清楚地知道我们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在这个大思想上面一层一层剥开,以后的每一句话都要照应到上下文的连贯性。”
  2007年毕业前夕,我作为学院的推荐生,去美国印第安纳州瓦尔帕莱索大学(Valparaiso University)深造。在金女院英语系练就的扎实的基本功,让我在美国的大学学习变得很轻松——不需要扫除语言障碍,也没有多少“文化休克感”,开口说英语时,好多次都被当地人认为是土生土长的美国华人。
  当我告诉他们其实我是个“老外”的时候,他们问:“你以前学英语一定很刻苦,方法一定很独特吧?”我都会自豪地说,一半以上得益于南师大金女院英语系的培养有方。
  >>>人物资料  郑方源 男,先后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英语系和美国瓦尔帕莱索大学商学院,获国际商务与政策理科硕士学位。留美期间,任瓦尔帕莱索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东亚研究项目公关助理、摄影记者。曾获“CCTV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总决赛优胜奖、“第十四届亚洲大学生辩论赛”优胜奖等。
How are you? How old are you
□UNEWS特约撰稿 黄雯雯朱明霓 
  
  金陵女子学院的生活之所以让我们怀念,除了老师的谆谆教诲,还有那些无法忘记的happy time,这不能不提金女院的开心果杨玲老师——我们的Judy。
                        
 快去谷歌搜索她
  最早认识她,是大一的口语课。她是我们的口语老师,其实当时她也不过是“乳臭未干”的二年级研究生,比我们大不了多少。我们是颇有些不满的。为啥?因为,以前口语课都是外教上的,凭啥到我们改成研究生来上了呢?但是一上课,她纯正的发音,严谨的思维,就把我们镇住了。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我们的第一偶像,直到老罗的出现。
  最近几年,作为带队老师,Judy带了N届学弟学妹参加英语演讲比赛,跑遍了大江南北海内外啊。不信?上谷歌、百度啊。
  看到她露出可爱小虎牙的招牌笑容,相信你对她的性格会有一个大体的了解。从她带的学生取得的成绩,你也能了解她的实力了。
                        
 不是演员也能绽放光彩
  大一新生都很青涩。
  白下区有个叫荷花的小女孩瘫痪了,而她的养父每天只能靠捡垃圾度日。几位外国友人知道了这件事情后就商量着组织一场义演来为小女孩募捐,但哪儿来那么多演员呢?外教跟我们说有个慈善义演,问大家是否愿意参加。大家都愣愣地没什么反应。
  于是Judy花了一堂课的时间介绍这场演出的初衷,还带着大家来到了随园校区的贻芳报告厅,同学们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外国朋友,有的教大家唱歌,有的在表演舞蹈,突然之间,大家就都融进那环境里去了。
  我们不是舞蹈演员,不是歌手,却能在舞台上绽放光彩,那么作为英语专业的学生,开口讲英语又有什么困难的呢?
                  
   You have seed,你有种!
  她不拘小节和陈规,上课没有太多规矩,怎么舒服怎么来,怎么有趣怎么来。
  大三的时候她教我们语法。这么一门以“无聊”出名的课,她依然上得有声有色。
  有一次,讲的是中英的语法结构区别。一上课,她就在黑板上写了几句英文要我们翻译“How are you? How old are you?”“I want 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You have seed”。
  我们很纳闷,她又露出招牌式的一笑,神神秘秘地转身奋笔疾书——“怎么是你?怎么老是你?”“我要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有种”。
  哈哈哈哈,一群女生很不淑女地笑得前仰后合。谁知道她一脸严肃,说,你们知道笑别人,看看你们写的东西,很不注意中英文语法结构的不同,生搬硬套的笑话多得很!她就是喜欢在你情绪大喜的时候,突然给你严肃的一个教育。 
                        
你想烤猪爪啊
  我们实用英语班有一半的同学都是后来大二转专业过来的。在如何帮助她们融进集体的问题上,Judy又一次施展了她超人的沟通力和号召力——带着我们去金女院的烘焙中心烤饼干——设备非常高级,有好多大家都没见过的烘焙机器,搅拌机,冷冻机什么的。大家把脸上都涂着面粉互相打闹,后来再把揉好的面团用模具做成自己喜欢的图形,星星啊,小狗啊,还有同学做了蜡笔小新的形状。大家都戴着烘焙专用的大手套去烘焙箱里拿大盘大盘烤好的巧克力饼干。一开始我傻傻地自己直接准备动手去拿,立马被身边的同学——虽然是刚刚认识的转专业的同学喊住了,她笑着说:“你想烤猪爪啊?拿那个大手套啊。”我也笑趴下了。在协作交流中,大家逐渐熟悉起来,交上了朋友。
 我们该怎样学英语?
             金陵女子学院英语系主任 罗志强 副教授
  很多学生都会问我,“老师,我该怎么样学英语?”
  其实学习英语的方法就是“用心、大胆”。有的学生读的不少听的也不少,可读的时候就用眼睛,听的时候就用耳朵,就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这样的“多”听、“多”读就是假的,再“多”也是徒劳。
  很多人都说我们中国学生的英语是“哑巴英语”,总觉得我们在“多读、多听”上做得还不错,可在“多写、多说”,特别是“多说”上十分糟糕。我必须说,现在学生写得少,实在和母语也有关系。
  看看我们的学生到了大学,除了少数会在博客上用不娴熟的汉语写写心情外,大多数都是写写只有一句话的微博或签名吧?用母语写作都如此之少,要求他们多用英语写作,不就是空中楼阁似的愿望吗?
  再说“多说”,“多说”的机会完全在乎你自己是否会创造机会,是否有胆量把握机会。
  十一长假过后,我的一个非英语专业的学生问我,她在国庆和她妈妈游览夫子庙的时候,想和妈妈合影,当时她们边上就是两个白人游客。她想请他们替她和妈妈拍照,可不知道用英语怎么说。结果还是求助了中国游客。
  她下课后就问我“老师,想请外国人帮我拍照,用英语该怎么说?”我告诉她,她根本不用考虑用英语该怎么说,重要的是抓住机会,用手势、用眼神、用手里的相机、用仅有的英语单词“photo”、“my Mum”就可以达到目的了。
  而这样一次成功的机会会促使她下一次更大胆地去“多说”。练习口语就是要胆大皮厚,脱口而出,越犹豫就越不自信,机会就会错失。
 
Laura一家四口来教课
□UNEWS特约撰稿 黄雯雯  

  
  说到外教,我想介绍大学里第一位外教老师——劳拉(Laura)。劳拉毕业于美国著名的威斯利女子大学(该校每年都有两位老师来金女院任教)。她身材高挑,喜欢背着一个黑色的大大的背包,包里通常装着上课用的笔记本。
  我们带着敬仰般的神情望着她,心想外教一定不好交流。但是随着口语课程的慢慢展开,我们也渐渐适应了她的教学方式。她会利用流行的美剧和电影来教口语,我们大一上学期就看了一学期的美剧《吉尔摩女孩》,上课前她都会先把比较生疏的词汇或地道表达方法讲一下,让大家了解,看完剧大家还会举手问她剧情中不懂的地方。
  课堂上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劳拉的爸爸、妈妈、哥哥的到来。她的爸爸妈妈非常和蔼。他们站在教室的前面做自我介绍并且很热情地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
  我们被分成三组,分别带领劳拉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到学校的校园里参观。
  我和另外几位同学带着她的妈妈坐在草坪上,她给我们介绍她的家庭,她的房子和来南京之前劳拉嘱咐他们要带上合适的衣服。当说到劳拉小的时候喜欢“swing”(秋千)时,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单词的意思。
  劳拉的妈妈试着给我们解释但是没有成功,她笑着对劳拉说,“你来解释下,你会解释得更好。”劳拉耐心地解释给我们听,还一边比划着。当我们明白过来时,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链接
  金陵女子学院  前身是创办于1915年,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金陵女子大学。1951年金女大和金陵大学合并,1952年改为南京师范学院,1984年改名南京师范大学。今天南京师范大学的随园校区就是当年金女大的校园。1987年,根据原金女大校长后任江苏省副省长吴贻芳博士的遗愿,为满足女子高等教育的需要,经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依托南京师范大学正式成立了公办金陵女子学院。
  目前,金女院办有实用英语、传媒英语、会计学、财务管理、劳动与社会保障、食品科学与工程、食品质量与安全等本科专业。女性教育学,性别社会学、食品科学、农产品加工与贮藏工程、劳动就业与社会保障、财务工程、教育财务管理等硕士点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