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加拿大---来自柏檀副教授

发布时间:2010-11-11 03:29:11 文章来源:金女院 浏览次数:

 
转眼间,来加拿大已经40多天了。似乎每天都有一些别样的感受,但这些感受又很零散甚至是有些凌乱,所以就懒得动笔把它串成文字。那天,在网上遇见王霞,她说:谈谈你在那边的生活吧。似乎,我也应该盘点一下自己的生活了,那就先说说我这段日子都怎么过的吧。
我从上海飞抵多伦多的第二天,就随我姐一家回渥太华了。一方面,当时中秋节临近(恰好也是我的生日);另一方面,我希望有一个“渐进的”熟悉加拿大的过程。在渥太华,我办了手机,开了银行账户,每天随我姐去各种各样的超市、商店、书店买东西,当然也看了渥太华美丽的风景,还去果园里摘苹果了呢。后来感觉,这些都是很有必要的,回多伦多后很多事情就不那么陌生了(比如,如何结账、如何刷卡、如何付小费。哈哈,都是学问啊)。在渥太华过的很开心,天气很好,环境很美,能近距离地看到当地人的日常生活,感觉很新鲜。
中秋节后,我就回多伦多,回约克大学了。要说明一下,世界上有两个约克大学,一个叫“University of York”,在英国;还有一个叫“York University”,在加拿大,也就是我来的这个学校。实际上,“多伦多”原名是叫“约克”(York)的,后来随着“纽约”(New York)的兴起,人们开始把“约克”称为“Old York”。约克人不高兴了,就改名叫多伦多。多伦多在加拿大的地位,有点象咱中国的上海吧。
约克大学是60年代初期建成的,学校的历史不算久,但学生规模很大。约克的排名在加拿大始终不靠前,原因在于它的人文科学强而理工类学科弱(现在的大学排行榜,研究经费都占到一个相当大的比重,文科经费少,文科强的学校排名自然靠后)。比如,约克商学院的MBA项目,在今年英国《Economist》杂志的排行榜上,排名全球第七、加拿大第一。约克大学教育学院的一位从中国来的教授对我说,约克的状况很像国内的人民大学,不知道这个比喻是否确切。
约克大学的位置,有一点象我们的仙林校区,比较偏,在多伦多城市地图的最北边(而多伦多的downtown是在城市的最南边的,那里靠近美丽的安大略湖)。它在downtown也有一个校区,象咱们的随园吧。约克占地面积应该不小于咱们的仙林校区,它附近一大片地方都被称为“约克村”(York Village),我就住在约克村里面。
熟悉约克大学,花了我不少时间。这里的建筑物一栋接一栋,大多数建筑物都不算高,但往往占地面积都很大。每栋楼有很多出口,而且为了方便人们冬天御寒,楼与楼之间多半都有宽宽的通道相连。这样,对初来者就会带来一个很大的困扰:你从这个楼的这个入口进去,当你从另一个楼的另一个出口出来时,你会完全没了方向。我有整整一个星期都感觉自己找不到北。有一天,我和另一个中国来的访问学者去办图书卡,出发前我们还认真地研究了一下学校的地图。可我们出去后,半天也没找到地方,只好用夹生的英文问路,才发现我们整个跑错了方向:图书馆在东边,我们却跑到了最西头。
我在约克大学的导师是统计学教授(中国人)。刚开始我和他联系得不多,便经常跑去听课,宏观、微观、货币经济学,我都听了一些。因为,讲课的内容比较熟悉,所以还能听出一个大概来。若讲课内容是全新的,那对我一定是天书了。但很快便到了这边的复活节(十月的第二个星期一),而且紧接着的十来天是约克的期中考试(类似)时间,很多课都停了。我便借机又跑回了渥太华,过了一个有火鸡吃的复活节。(相比烤火鸡,我还是更喜欢中国的老母鸡汤。)
再回约克,我的中国导师给我正式引荐了一位完全不说中国话的Walter教授。Walter是一位数学教授,是约克大学的元老级人物,他正在推进安大略省(安大略是加拿大的教育大省)的UUDLE(University Undergraduate Degree Level Expectation)项目,这实际上是一个学生质量保证体系项目,和我在做的高等教育绩效评估是相关的。同时,他还负责安省的一个高中数学教师的培训项目。在这里做数学教师,需要在取得数学学士学位后,再接受一年的项目培训,专门学习如何做数学老师。Walter告诉我,高中教师在这里也是一个不错的职业,约克数学系的前10名毕业生中有4到5个会选择做老师。我看了他们的一些课程安排,觉得很实在。“实在”、“针对性强”是我最深的感受。
Walter做事很认真,了解我的情况后,他觉得自己不能给我太多帮助,便帮我联系了约克各个方面和教育评估有联系的教授、专家,让我跟他们去交流。Walter在约克真的很有“面子”,但凡他联系的人,无论多忙都会见我一面,当前我的工作就是去一一拜访他们。我见过了教育学院的査强教授(中国人),见过了Senaca学院的Graham教授,见过了CST的Mrs. Ros博士等等,他们都花了很多时间给我介绍情况,都是很有收获的(庆幸的是他们都和我保持了联系,还有机会从他们那儿学到更多东西)。我还跟着Walter到多伦多大学(多大很美、很美)去参加了一个关于数学教学研究的会(参会的全是一色的数学家)。一天下来,觉得很累,因为英文听得很辛苦。好在全部都有PPT,多少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这就是我目前的状态,去和别人交流,去听课,查看相关文献,活动范围仅限于约克村,标准的“约克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