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来鸿---来自杨玲老师①

发布时间:2010-08-31 04:16:07 文章来源:金女院 浏览次数:

 
 
亲爱的同学和同事们:
 
大家好! 我来美国有二十天了, 时差都倒过来了,也基本适应了这里的气候。我住在Wisconsin州的麦迪逊市,我跟这里的当地人说他们的气候很凉快总是引起一番惊讶,因为他们觉得今年夏天是他们难得碰到的酷暑。天哪,他们每个人都该去南京过一个夏天,才能真正明白“酷暑”的涵义。我住的地方现在有多凉快,这么说吧,差不多等于南京十月底的温度。这里白天是有近三十度,但晚上只有十来度,盖棉被哦!
 
初到异乡,需要适应的还有很多。对于中国人,吃永远是最重要的。我很幸运,和Linell ( 就是我们学校以前的外教)住在一起。她在中国生活多年,完全理解中国饮食文化的精髓。我还没来她就把锅碗瓢盆准备好了,还有我们用惯的砧板和大菜刀和所有的油盐酱醋,我自己带了味精和木耳。现在基本隔天做一次饭,以慰我的思乡之情。Linell也很希望我能适应这里的食物,她厨艺不错,常做点墨西哥菜或美国菜给我吃。其实外国菜完全不是我们原来理解的那么简单,也很博大精深,有机会我详细介绍给大家,这次先说说学校的情况。
 
我来的是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Madison, 就是维斯康新大学的麦迪逊分校。这是一所公立的研究型大学,1848年建校至今,已经拥有20多个不同级别的学院,本科生达到近三万人,研究生近一万的规模。根据U.S. News & World Report的统计,这所学校有近七十个专业在全美排名可以在本领域内进入前十,总排名在公立学校中是第十三,所以又被称作是“公立学校里的长青藤”。因为维斯康新畜牧业发达,所以它的农学专业很是突出,医学院和计算机的几个专业也非常有名。这所学校学科发展均衡,它的文科商科甚至超过理科的知名度。例如它这里的英语系,就和中国体委有合作项目,今年我们国家派了大量奥运冠军来这里深造,包括女蛙王罗雪鹃和乒乓国手刘国正等。他们的老师叫Mary, 正是Linell的朋友,说不定哪天我也能见到他们呢:)。我所在的是它的传媒艺术系,差不多相当于我们的新传院,学的是修辞学。这个修辞学不同于英语系的修辞学,更多是研究Public Discourse与社会的关系,人们对它的理解和它与社会发展的互动。 在国内这是个比较新的领域,但在西方文明中,修辞学研究源远流长,从古希腊开始,一直是历代学者所精研的领域。我的第一门课就是古典修辞理论,从亚里士多德谈起。还好,我不用学拉丁语,不然可能十年也毕不了业,哈哈。
 
现在还没有开学,但我已经参加了无数的培训,帮助我了解这所学校,它的设施、文化、理念等等。有一点让我印象深刻,就是学校的精神传统,被称作维斯康新观点(Wisconsin Idea),最早是它的前任校长Charles Van Hise在1904 年提出的“I shall never be content until the beneficent influence of the University reaches every home in the state”。大意是说学校的宗旨是为了能让大学的成就惠及州内的每一个家庭。这听上去真像我们的厚生精神,真亲切。
 
我这学期除了自己上课学习,还要做一份助教的工作。说是助教,其实是独立教授一门课程,就是Public Speaking, 嘿嘿,教美国学生用英语做公共演讲,还真有点挑战性哦!刚过去的这一个星期我就天天在接受培训,因为有三十个助教同时教这门课,有点像我们这里的公选课,必须保证授课内容进度一致。绝大部分助教都是在读的研究生,各个专业都有,不一定是我们系的。我当然属于压力比较大的,因为其他人基本都是美国人或是加拿大人,语言和文化都没什么障碍。我虽然语言没什么大问题(我在做助教前要参加口语测试以获得教学资格,拿了个满分,嘻嘻),但文化差异还真有点让人头疼。比如第一天培训,我们做一个演讲体验训练,每个人介绍自己的high school mascot (高中的校队吉祥物)。用这个题目是因为课是开给一年级新生的,希望用他们熟悉的话题。咱们中国哪有这个呀,高中准备高考都来不及,我只好吹吹龙图腾在中国文化里的涵义,稍微高深了点,西人同事们恩啊了一阵,基本觉得中国人有些匪夷所思。看来美国人对中国或世界其它地方的文化真的是知之甚少,基本认为全世界的生活方式都应该象美国或加拿大一样。其他几个来旁听的中国访问学者也是同感。
 
压力是有,但也有有意思的事。我的同学里有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大哥,叫比尔(Bill),芝加哥人,来读书前在纽约的某报社工作多年,之所以又回到学校是因为想转行做老师,需要一张硕士文凭。比尔大哥社会经验丰富,又是新闻界业内人士,我们在分析里根总统演讲的时候他知道的内幕故事比我的教授导师还多。可是在学习怎样用学校的教学网络平台的时候,比尔大哥比我学的还慢。我一开始觉得我的同学好多年龄比我小,尤其国内出来的孩子动辄比我小一轮(“你属什么的”“我属蛇的”“那你也是八九年的”“嘿嘿,我七七年的”),真有点青春小鸟一去不回头的感觉。但比尔大哥很高兴地教育我美国人常常人到中年重新开始二次择业(他们的中年一般是45岁以后开始算),他学的还是原来的专业,那些四十岁上医学院的才是美国精神的典范。我顿时觉得自己的青春小鸟又飞回来了,哈哈,真好!
 
短短二十天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来不及一一道来。总的来说酸甜苦辣都有体会。我会有空就跟大家说说这里的故事,你们有什么想知道的也尽管问我。我的邮箱是 judyyangling@gmail.com , 多多联系,因为我很想念咱们院里的每一个人!!!
 
杨玲
 
编后:很有意思吧!杨玲老师每2周就会有有趣的事告诉大家。学院在海外学习和研究的老师和同学不少啊,希望大家多多来搞,共同分享您的体验。
来搞可发13505173218@163.com
金女院2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