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来鸿---来自杨玲老师③

发布时间:2011-01-13 02:07:16 文章来源:金女院 浏览次数:

 
 
恍惚之间,又是一年春来到。
往年的这个时候,总是一年里最令我开心的日子。改完了试卷,登完了分数,接着就是南山的小炒和猫空的清茶,同事间恣意欢快的闲聊八卦,或者凑出一场风格和水平均不咋样的牌局,又或者找间密不透风的练歌房对着台电视冒充超女快男——在欢声笑语中把这一年的辛劳抛在脑后,春节就在这样一种轻松惬意的氛围中悠然而来。
多么怀念那些美好时光啊!有道是每逢佳节倍思亲,用冯巩老师的话来说:同志们,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
掐指算来,其实离开令我魂牵梦绕的金女院也才不过半年,但感觉上却似乎分别了好久。总结起来大概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我在这里的学业压力较大,多少有些度日如年的郁闷感受。刚刚过去的这第一个学期,我按照导师的要求需要修古典修辞理论、公共领域发展、修辞批评概论和公共演讲四门专业课,由于跨专业的缘故,我的起点较低,基础薄弱,很多东西需要投入别人数倍的时间精力也才能掌握个大概。不过勤能补拙,我的刻苦努力没有白费,四门功课的学期论文总算顺利通过,拿了四个A(念埃斯),没给咱金女院丢人。二是我还在适应这里的课堂文化,教学工作还没能得心应手。因为以前的工作经验我在这里第一个学期就开始给本科一年级的学生上公共演讲,虽然在国内教过这门课,但美国的学生与国内的学生相比在价值观、学习方法、行为准则等很多方面存在差异,而正是这些差异让我越发想念我们院的孩子们,那一个乖和听话,在中国做老师好幸福。三是离乡背井多少觉得有些孤单。美国的同学和同事人都很好,很礼貌,很客气,但就是没有中国人之间的那种浓浓的人情味儿,可以寒暄问候不能把酒言欢,可以谈天论地不能掏心掏肺,总之不够爽。
虽说我在这美利坚的新生活听起来似乎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但其实也不尽然。北美的自然环境优美,人文气息浓郁,社会服务完备,尤其是Madison这样一个规模并不太大、人口并不太多的大学城,给人的整体感觉还是很舒服的。当然,因为地理的原因,这里的冬天很冷而且漫长,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好在今年冬天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冷,暴风雪只袭击了东海岸,暂时还没到威斯康辛州,连家门口的Wingra Lake都没有完全上冻,搞得一群本地鸭子不肯南迁,天天看得我想吃烤鸭。
啰里啰唆地韶了半天,差点忘了给大家拜早年了。在这里,杨玲携全家在北美给各位老校友、各位领导、各位同事拜个早年,祝愿大家新年快乐,吉祥如意,身体健康,阖家幸福!!!过会儿聚餐胃口大开,酒量大增,吃好喝好,吃好喝好!
 
                                                  杨玲 2011年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