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校 小 记

发布时间:2006-11-20 10:16:09 文章来源:金女院 浏览次数:

 
作者:徐越 加入时间:2006-11-20 17:19:09
 
    前些时候,我把自己的QQ签名改成了“等到银杏叶铺满地”,同学们立刻发来消息,问我是不是要回南京。我好欣喜但没有太多惊讶,一句“等到银杏叶铺满地”中所要表达的意思,对于其他人一定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对于共同在随园度过了三年美好时光的我们,那种共同经历的点滴感受累积成了我们今天这份令人感到无限温暖的默契。
    毕业一年了,我早在今年六月就嚷着要回一趟学校,可是突然得到的工作任务使我整个六月一直在加班,不能在那个栀子花开,随园满目青翠的季节回去,我和在南京等我的同学们都感到非常遗憾。可是我跟自己说,只要有空今年一定要回去一趟。是为了纪念,是为了团聚,是为了给自己在学生时代的理想再去钉颗钉子。
    好不容易在十月中旬可以有个完整的双休,我请了一天假,立马决定买票去南京。三个小时的车程,我已置身于多少次在梦里回来过的随园,或许是今年天凉得晚吧,100号楼里两边的银杏树叶还是那令人倍感神清气爽的绿色。呵呵,没等到银杏叶铺满地,我就回来了,迫不及待地回来了。
    走过那条青石路,来到了贻芳园,一切和我离开时差不多,只是纪念展厅了多了一架刚琴,听说是去年院庆时又一位老校友送给院里的。我放下行李,向老院长的塑像深深鞠了一躬。没亲眼见过她老人家,可对她的故事却是耳熟能详,从书里翔实的文字中,从老校友那久久不能忘怀的往事中,我感受到的是一位可爱的伟大女性。所以这次回来,就像是一定要去拜访一下家里的长辈一样,向她问个好,告诉她我也一切都好。
    下午我坐上去仙林的校车,在仙林,迎着徐徐微风,走在刚被雨水洗刷过的路面上,有种不可言喻的舒畅。那一刻的美妙感觉不可复制,所以也就非常羡慕仍然生活在仙林的学弟学妹们。来到J3楼的院办公室,同学们川流不息,老师们也不得空闲。可看到我来了,老师们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把我引到另一间安静的办公室。我想我的到来一定打搅了老师们的工作,但我也能感受得到她们对我的突然造访给她们带来的惊喜。黄老师,李老师拉着我就聊开了,工作、生活,我的点点滴滴,她们都非常关心。就像久未见面的老朋友,积了许多话,就怕来不及说。说话间,还来了今年参加创业大赛拿金奖的学妹,黄老师在跟我介绍她时,那份得意与喜悦是我并不陌生的表情,学生的成功与困难都牵着老师们的心,也正是这份日积月累的感情,让我们这些已经离开学校的学生,觉得一定要把自己的情况跟老师汇报,哪怕很久才会联系一次,但心里知道在金女院还有老师在关心我们,牵挂我们。虽然我们在用超快的语速聊天,可在我不得不起身离开时,还觉得有很多话没说完。临走时,我和黄老师,王老师,李老师,高老师合了张影,希望可以带走他们的笑容,当然也请老师们放心,她们给我的提醒和建议我都一一记在心里。
 
    下午四点多我又回到了贻芳园,真是巧,碰上了正要离开得为商量台湾金女中来访事宜的老校友们,很多老校友我还都叫不上名来,她们也不认识我,可心里就是觉得她们非常亲切。一位老校友出门时不小心打了个趔趄,我本能地迎上去,一把把她扶住,等她站稳时,她似乎有些惊讶,并立刻微笑着连声向我道谢,这时我倒有些局促了,只是连忙说“不谢”。看着那么多年逾古稀的老校友们还在为院里的事劳神费力,我除了敬佩和感动外,更有一份心疼。只是我在听到她们边走还边哼着歌谣时,我知道她们内心应该是快乐的,也许这份快乐正是源于她们还在不断地付出,不断地实践着“厚生”精神。
 
    还在院里时,我能经常见到梅若兰老师,李正坤老师,王韵芳老师和石尧老师,这次又能见到她们真是无比高兴(略有遗憾,这次未能见到李振坤老师)。作为学生干部和贻芳园的讲解员,使我有不少机会聆听会她们讲述吴校长的生平事迹,也能亲眼目睹她们为院里的工作奔波劳碌。她们的言行和人格魅力让我打心眼里觉得与她们成为校友是无比荣耀的事,向她们学习,做自尊,自爱,有文化,有爱心,乐于为社会奉献的女性是我人生永远的信条。老校友们还赠送给了我《金陵女儿》的第三集和校友通讯,我答应了她们的约稿,却因接二连三的出差和培训,一直到今天才完成了这篇稿子,洋洋洒洒,写得很是杂乱,可以聊以自慰的是每个文字都包含着我对母校真挚的感情。
    老校友们还嘱咐我写一下自己的毕业一年来的情况,我就再赘言几句。现在我在浙江移动湖州分公司财务部工作,基本上是已经能够胜任这份工作了。衷心感谢老师们的栽培,也庆幸自己在大学期间没有撬课,因为每门课对我的工作都是有直接或间接的帮助,在金女院的学习经历,使我在面对挑战时,很有底气,当然现在的我仍然还需要不断充实提高。
    亲爱的老师们,老校友们,祝福你们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徐越
                                                   2006.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