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聆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讲述访非故事

发布时间:2006-11-20 10:16:39 文章来源:金女院 浏览次数:

 
作者:邓敬苏 加入时间:2006-11-20 17:15:11
 
        2006115日中非合作论坛峰会胜利落下帷幕.这是中非外交史上规模最大,级别最高,与会非洲领导人最多的一次盛会,是中非关系新的里程碑,是两个古老文明携手共建和谐世界的集体承诺.
    中非之间的这场外交盛宴,使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深深缅怀敬爱的周恩来,陈毅副总理40多年前的访非往事.两位领导人在196312---196425日长达50余天的访非十国之旅,是中非外交史上辉煌的一页.
        1964331,我十分荣幸地接到邀请,出席在北京首都剧场举行的1963年度优秀话剧创作和演出颁奖大会.作为总政话剧团的一名演员参加了这次盛会。我问分队长袁志光同志:“我怎么有资格参加国家级的会呢?”他说:“因为你被评为总政文工团先进工作者,去年轮回演出的《霓虹灯下的哨兵》《年青的一代》《叶尔绍父兄弟》等剧目,你都担任重要角色,获得总政治部嘉奖,组织上决定由你代表出席。”那一年的春节我已经出席过在人民大会堂的拥军优属团拜会,受到过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彭真,罗瑞卿等领导人的的亲切接见。事隔两个月又获此殊荣,我真是个幸运儿!我非常感激组织对我的厚爱,怀着兴奋的心情,乘坐工交车直奔首都剧场。
    最令我惊喜的是:颁奖当晚在北京饭店大厅举行盛大的联欢会,从外地来京的获奖专业编剧,导演,演员,以及军内外的业余演出队的领队,编导等都参加了。主办者宣布: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从访问亚非十四国归来不久,他们对文艺界很关心,今晚一定会来看望大家。顿时,大厅里沸腾起来。我们静静地等待这一幸福时刻的到来。
    大约晚八时许,总理和陈总果真迈着轻盈的步子来到大厅。许多外地同行上前与总理,陈总一一握手,我们在京的同志见他们的机会较多,都礼节性地退到后面,不干扰总理的热情接见。但是,总理的目光太机敏了,他一下子看见了我,高兴地大声说:“一会儿我会跟你们讲很多故事呢!”总理显然瘦了,但精神仍然矍铄,目光炯炯有神,兴致非常高。我们很多同志都围着总理坐了下来。
    出乎大家的意料,总理从上衣右下兜里拿出一张获奖名单来,仔细看着剧目名称和单位。他反应很快:“喔,华东的获奖剧目居多嘛!北京的少了些,你们北京的单位要迎头赶上来呦!”接着,总理把获奖的山东话剧团《丰收之后》主演王玉梅(扮演赵五婶)叫到身边,又让我把独幕剧《好榜样》的业余作者栾云桂同志找来(我在该剧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他侃侃而谈,剧中情节乃至人物的名字,他都记忆清晰,令大家赞佩不已。
    此时,陈总正和一些年轻人谈笑风生,嗓门很高。总理说:“请陈老总过来嘛!一起讲嘛!”陈总说:“我们正在摆龙门阵呦,好嘛,过来一起摆嘛!”我听到陈总的四川乡音,倍感亲切。他见到我在场,用手指头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喔,我的四川小老乡也在!”
    他们两位国家领导人真像见到老朋友一样高兴,毫无拘束。总理说:“今天我们完全放松,可以随便说话,因为是自己的同志嘛!在国外可不行!我和老总今天扮演的角色是调皮的小战士!(指海军战士演出队的小话剧《装弹手的秘密》里的调皮鬼),我很喜欢这个小鬼呢!”他们俩争着讲起生动的故事。
    在许多访非故事中,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加纳总统遇刺”的故事了。
    周总理谈到196412日预定日程访问加纳。但得知恩克鲁玛总统遇刺,总统本人受伤,卫士长被打死。加纳国内形势紧张,总统被迫搬进城堡,取消一切外出活动。中央非常关心总理,陈总的安全问题。但经过认真考虑,决定不更改日程,如期访问加纳。周总理建议恩克鲁玛总统免去一切外交礼节,不到机场迎接,也不在他的城堡外举行会议和宴会。我方这番关心对方安全的真诚话语,使恩克鲁玛总统和加纳政府所有成员都十分感动,他们由衷感激中国领导人的理解,尊重和政治支持。总理对我们年青的文艺工作者讲述这个故事时,我的心怦怦直跳,眼里噙着泪水,担心总理和陈总的安危。没料到被总理发现了,他拍拍我的肩膀说:“还担心什么呀?我们不是平安回来了吗?我们在城堡里还和恩克鲁玛总统打乒乓球呢”!说罢,总理做了一个挥拍打乒乓球的动作,我们大家都欣然笑出声来。剧协的领导同志张颖大姐说:“这恐怕是世界乒乓球史上最高规格的一场比赛了!”总理抱臂开怀大笑,幽默地说:“加纳总统的城堡可以直通大海,很坚实,很漂亮。我给你们开介绍信,请你们以后去参观,好不好哇!”大家一边鼓掌,一边齐声说:“好!好!”
    陈老总似乎再也憋不住了,他说:“总理讲了这一段,下面我来讲‘抓羊肉’的故事。好听得很呢!”他风趣地谈到在摩洛哥王宫吃抓羊肉的“痛苦”。“说实话,我是真不想接过国王抓给我的一大块羊肉呀!为了尊重国王陛下的热诚,按照东道主的习俗,只好双手接过这块规格最高的礼遇羊肉,硬着头皮往嘴里送。如若不是外交礼节,我真想把它甩了。。。”
    这时,总理忽然摸了一下上衣兜并说:“我想给你们唱一支歌子,是陈总一首访问亚非的诗词谱曲的,可惜我忘带了。陈老总你还记得吗?”陈总哈哈大笑说:“哪个记得是哪一首呦?我写得太多了,记不得喽!记不得喽。。。”总理不无遗憾地说:“真是不巧,我会唱的,就是忘了词儿了。”说着他又下意识地摸摸上衣兜,做了一个摊手耸肩的动作。
    我们看见文化部的领导同志夏衍,徐平羽等来请示工作,就都坐到一边去。我们谈论着刚才听到的生动访非故事,热烈的情绪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两位领导人平易近人的风采,对我们年青人的关心爱护,令我至今难忘!他们的音容笑貌,已经凝固在历史的长河里,他们的人格魅力,将永远留在我的心底。
    事情已经过去42年了。陈毅副总理197216日病逝,周恩来总理197618日也离开了我们。但他们并未远离我们,他们作为新中国的“外交之魂”将永载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