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五十年的坚持”

发布时间:2006-05-16 10:13:47 文章来源:金女院 浏览次数:

 
作者:王韵芳 加入时间:2006-5-16 15:55:57
 
从校友近五年来对金女院的支持,再说“五十年的坚持”
    《金陵女子》第三册中有一篇台湾金女中校友戈定瑜的文章,叫做“五十年的坚持”,其中有一句话我特别赞赏,那就是“是校友们五十年的坚持,成就了台湾金女中与南京金女院两所学校”。不过,这句话今天应改成“五十五年的坚持”则更贴切了。
    我们知道,金女大除肄业之外,毕业生只有1000名。随着岁月的流逝,尚健在的不超过500人,而且她们都已年过古稀,许多已是耄耋之年。可就是这些人数不多的老校友的支持下,1956年,在台湾成立了“台湾金陵女子高级中学”; 1987年,在南京原金女大旧址上建立了“金陵女子学院”。
    对台湾金女中的支持,本书中有台湾金女中前任校长陈家蕙的一篇文章,其中写到:女中在经济上得到女大老校友们无私的帮助。女大校友为女中设立了若干永久基金,例如“Thurston Fund”、“Reeves  Fund”等;每年的金女中校庆,台湾岛内外的女大老校友们都会踊跃地赶来参加与捧场,在精神上的支持也是无可估量的。
    女大校友对金女院的支持也是多方面的。作为一位历史的见证人,2000年,我在《金陵女儿》第二册中写了两篇文章:“吴贻芳基金会记述”与“关于厚生奖助学金的建立”。只能说从冰山一角,讲述了校友们为帮助金女院办学和学生奖助学金慷慨解囊的一些感人故事。时隔仅五年,金女大校友们又为金女院设立了9个永久基金,连同原先的“吴贻芳基金”、“厚生奖助学金”,现在金女院共有11个永久基金。这些基金的本金不动,每年只动用利息,帮助金女院。新增的9个永久基金的大致情况如下: 
    1)《严彩韵纪念基金(Daisy Yen Wu  Fund)》,基金额为 $25,000 美元。
    严彩韵(1921届)、严莲韵是姐妹且均为金女大校友,原南师老的校医院即为她们姐妹所捐。此基金是严彩韵的子女遵照她的遗嘱在亚联董为金女院设立的。而严莲韵大姐是国内吴贻芳基金会的发起人和基金会会长。为金女院办学和建金女院教学楼,她不但自己慷慨解囊,还发动上海校友捐款并动员子女和海外亲友捐款。2003年她过世后,她的外孙女Elena Ze(徐晔)从去年开始首捐$500元,并决定以后每年捐$1000美元,放在亚联董,此款指定捐助金女院。 
    2)《张——蓝纪念基金(Chang-Lan  Fund)》,基金额为 $25,000 美元。
    张为张信诚先生、蓝为蓝乾葳校友,他们是夫妇。基金是他们的女儿遵照他们的遗嘱,在亚联董为金女院设立的。蓝乾葳是金女大1930级医预毕业生,其妹蓝乾碧也是金女大1933届体育系校友。
    3)《谢纬鹏农村女生奖学金(Lily Li Scholarship to Rural Girls  at GinLing)》,基金额为 $25,000 美元。
    谢纬鹏是金女大1930届校友,曾任国民党全国妇联副主席。多次来金女院参加校庆活动,并赠送写的回忆录给我院图书馆。2000年,金女大85周年校庆时,谢纬鹏校友就将晚辈们给她的生日礼金 $3,200 元捐给了金女院。她说:“金女大是我的宝贝”。当谢纬鹏大姐100寿辰时,她的儿子励鼎毅先生遵母意,在亚联董专为金女院设此基金,祝贺母亲100大寿并向母亲献礼。 
    4)《喻娴文奖、助学金基金(Yu Xianwen Scholarship Fund)》, 基金额为 $30,000 美元。
    1998年,喻娴才女士为纪念胞姐喻娴文女士(四川省首位中学英语特级教师),曾出资$8765元在金女院专为英语系师生设立“喻娴文奖学、奖教金”。因不是基金,每年动用本金,不是永久性的。2004年,她在亚联董专为金女院英语系设立了此永久基金。 
    5)《吴玉清奖学金基金(Frances Wu Endowment for Ginling Women's College)》,基金额目前暂为 $25,000 美元。
    上世纪90年代,吴玉清校友曾出资美元计14万,放在亚联董,指定作为金女院教师海外进修的专款。从1994年到2004年,金女院共有15位教师或出国进修访问、或读学位,从中受益。2003年,就在这笔专款即将用尽之前,吴大姐又在亚联董设立了此永存基金。并已和亚联董说明:当她归天后,她个人现有的investment加上life insurance $200,000,很可能有50万美元,将全部放入此基金内;即身后遗产赠予金女院。吴大姐建议:基金用于三个方面:Faculty Scholarships,金女院的贫苦学生的Scholarships,还有就是给教师在国内或国外 for advanced degree study。金女院校方自己可看需要做决定。
    吴大姐在么哦国加州办华人老年公寓,成绩显著,对国内校友想办老年公寓也积极支持。 
    6)《郭邓如鸯奖学金(Beulah Kwoh Scholarship Fund at Ginling)》,基金额为 $25,000 美元。
    郭邓如鸯女士是郭锡恩先生的夫人。两人曾都是金女大的教师,郭锡恩先生在女大最困难时期--------抗战胜利复校时期做过教务长,为学校的全面修复竭尽全力、出色地完成任务。金女院成立之后,多次双双回母校访问,从经济、师资等方面给予很多帮助。 
    7)《魏特琳贫困生助学金(Minnie Vautrin Scholarship to Poor Studants)》,基金额目前暂为 $33,000 美元。
    此基金于2003年由美籍华人作家胡华玲女士发起,她著有《金陵永生----魏特琳女士传》以纪念金女大外籍教师Minnie Vautrin(华群小姐)。Minnie Vautrin曾任金女大教育系主任兼教导主任,抗战期间留守校园保护了一万多名中国妇女儿童,被老百姓称为“活观音”。 
    8)《喻娴才基金(Helena Yu Fund)》,基金额目前为 $200,000 美元。
    校友喻娴才早已将这20万美元存入亚联董的帐号并有遗嘱:她身后由金女院和台湾金女中平分此捐款。她平淡而谦虚地说:“我们家是教育世家,我曾答应父亲,今后若有条件,我会为教育做点贡献。我并不是富人,金女院需要帮忙,我就给金女院一点帮助而已”。 
    9)《胡权氏奖、助学金基金》:基金额为 $20,000 美元。基金成立于2001年,为金女大校友、哈佛大学终生教授胡秀英博士为纪念母亲所设。上世纪90年代,胡大姐也曾捐款1万美元,加上亚联董配套1万美元,为新生的金女院解决了创建图书馆缺经费的燃眉之急。此基金存放在南师。 
    除了上面写到的以基金形式的支持之外,这五年来给金女院的零星捐款也一直未断。
    国外的有朱觉方(90多岁)、陈复合(90多岁)、黄楠(90多岁)、袁爱莲、李似萱等,她们每年的捐款额均在$1,000以上。陈莲采大姐双目已失明,生活也不太能自理,靠养老金生活,她也或$40、或$50地经常捐。汤硕彦与谢咸杰这母女两人都是金女大校友,这几年谢咸杰捐款也比较频繁。还有朱仲英、陈诒、毛敏褚、戈定瑜、黄盛兰等都为金女院捐款。另外,去年离我们而去的美国校友凌崇英、李启夏、关从宽等人或多或少身后都给金女院捐了一些钱。
    国内的捐款情况是这样的:今年北京退休校友杨挺大姐捐¥10000元,分四年,每年2500资助一位金女院贫困生。2002年也曾捐¥1000元作为学生助学金。她说:当年读书时家境贫寒,看到别的女孩子有零花钱支配,而自己身无分文,那种因窘迫而带来的卑微感至今难忘。我不希望金女院的贫困生重现我当年的困境,希望她们不再因贫困而感到自卑,能自信而体面的完成学业。陈祥凤校友当年是靠奖学金与助学金完成学业的,她现在每年都捐点钱给金女院作奖助学金,希望贫困生也能像她当年那样幸运,能顺利完成学业。上海校友李明珍(音乐系34届毕业生)去世后,她的两位八十多岁的妹妹李明惠、李明镜虽不是校友,但因为经常随姐姐参加上海校友会活动,是上海校友会的名誉校友,对金女大有深厚感情,她俩过着清贫简扑的生活,为了纪念胞姐李明珍,却从微薄的退休金中省下¥2000元给金女院学生做助学金。老实说,我们真不忍心接受这笔捐款。卢宝媛大姐捐了¥2000元作奖助学金;广州的刘达康大姐连着三年每年捐¥100作助学金;武汉的朱清华捐¥2000作奖助学金;方仁慧校友连着四年每年捐 $100元作奖助学金。还有童远瑞、汪安琳、鲜于明义、刘翼文、雷安美、陈馥英、张尚琼、盛昆兰、刘洁宇、胡良成、胡润珠、余秀娥、陈美洁等都为金女院捐过款。在金女院工作的一位外籍教师 Iris Hirmas ,她看到金女院教学楼的每间教室的门上都有一块刻着人名的门楣,后来她从学生那儿知道:金女院教学楼是校友们以认捐教室的形式来捐款盖楼的。她很受感动,主动捐出人民币二仟元。而在金女院工作多年的几位老校友,每年年底必做的事:就是为金女院捐一点奖助学金。她们已成为习惯,好像这件事不做心就不安,必须做,否则就过不好年。
    金女大校友就是这样:无论是过去在优越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严彩韵、谢纬鹏,还是曾经吃过苦与命运抗争过的胡秀英、杨挺;无论是现在生活比较富裕的吴玉清、李似萱,还是目前生活比较清贫的李明珍姐妹;完全靠退休金生活的在金女院工作多年的几位老校友;“助人为快乐之本”、“用自己的能力与智慧,去帮助别人、造福社会”等金女大的“厚生”校训中的核心思想,已成为大家坚信不疑的一种信仰。正是由于有了这信仰,才能有这自觉的“五十年的坚持”,才能有这自觉的“五十五年的坚持”。
    可喜的是,如今“厚生”信仰者的队伍已后继有人,并在不断壮大。
    1997届新校友徐娟给母校捐奖助学金¥2000元。
    2004年被评为“省优秀学生干部”且是两个年度“厚生奖学金”的获得者01级在校生何小杨,她拿出自己的奖金和班上的其她同学们凑齐了第一笔钱款,用来资助、奖励学妹们,作为献给金女大90周年华诞的礼物。
    据悉,2000年以来,由金女院学生自发组织的助学捐款已达52笔......
    我希望,也相信今后将会有“六十年的坚持”、“七十年的坚持”......